主页 > D蹭生活 >一个人吃饭并不丢脸:《孤独与不安》 > 正文

一个人吃饭并不丢脸:《孤独与不安》

一个人吃饭并不丢脸:《孤独与不安》

鸿上尚史

译|王蕴洁

  「一个人」很悲哀吗?

  每个人都有不想独处,身旁却没有人陪伴的经验。

  无法融入其他人的谈话;其他人在聊天时跳过自己;不得不一个人吃午餐;完全没有人邀约吃饭;其他人相约吃饭,却唯独把自己排挤在外;无法挤进任何一个小圈圈……每个人应该都曾经有过类似的经验。

  因为我们不想遇到这种事,所以努力和别人聊天,取悦别人,拚命结交朋友,硬是挤进小圈圈或派系,避免独来独往,形单影只。

  然而,当最终只剩下一个人时,还是会感到孤独。

  于是,不由得为自己「没有一起吃午餐的朋友」的这份孤独伤神。

  当你独处时,会为「独来独往」这件事烦恼不已。

  「别人会不会觉得我完全没朋友?」「明天也会找不到人和我一起吃午餐吗?」「我到底做错了什幺?」「这算是霸凌吗?」「到底怎幺做,别人才会和我一起吃午餐?」「一个人孤伶伶地吃午餐好丢脸。」「我真是太悲哀了。」

  你一个人吃饭时,会胡思乱想,脑海中浮现各种烦忧,然后因不安而陷入痛苦。

  你的内心处于异常忙碌的状态,想东想西,痛苦不已。

  「我到底该怎幺办才好?」「怎样才能摆脱这种悲哀的状态?」「怎幺做,才不会整天孤伶伶?」

  你会左思右想,但不会对一件事产生疑问。

  那就是:「为什幺不可以一个人?」

  虽然你会思考:「我到底做错了什幺?」却不会去想:「为何不能独来独往?」

  「为什幺一个人吃午餐就很悲哀?」「为什幺一个人回家很丢脸?」「为什幺不能一个人喝酒?」「为什幺一定要交很多朋友?」

  还有更大胆的疑问:

  「为什幺无法和很多人定期用电子邮件联络,就会觉得很丢脸?」「为什幺手机一个星期都没响,就觉得有问题?」「为什幺非要有好朋友?」

  当你对这些事产生疑问后,就会发现最重要的问题。

  这个最重要的问题就是:「我到底想怎幺样?」

  「我想怎幺样?就是不希望孤伶伶地一个人吃午餐,希望吃午餐的时候,可以和其他人一起开心地聊天。」

  也许你会这幺回答。

  但是,真的是这样吗?

  你以前应该从来没想过「为什幺不可以一个人」,认为「形单影只就是不好,就是很丢脸,就是很没面子」。

  向来这幺认为的人,从来不觉得一个人也无所谓,而会不断寻求一起吃午餐的饭友。

  至今为止,每天都忙着「找伴」,避免独来独往,为了避免被小圈圈排斥,每天为人际关係烦恼不已。

  即使对方聊天的内容很无聊,也会随声附和;再无聊也会陪笑脸,跟着别人聊一些根本不想聊的话题,只是为了避免孤单。

  只是因为觉得「孤独很悲哀」。

  即使这幺努力,还是不可避免地形单影只,就忍不住想:「我到底做错了什幺?」「为什幺会这样?」「孤伶伶的一个人真是太寂寞,太悲哀了。」……

  但是,真的是这样吗?一个人独来独往真的很悲哀吗?

  决定拿下假髮

  我有一位朋友,独自去南方岛屿度假一个星期后,决定拿下假髮。

  他平时在东京工作时,都会戴着假髮,在南方岛屿放空几天之后,「愈想愈觉得自己很愚蠢」。

  他并没有下决心,只是愈想愈觉得自己很蠢,回到东京之后,就不再戴假髮上班了。

  当他打开公司大门的剎那,就察觉到周围的紧张气氛。他在公司担任高阶主管,在自己的座位坐了下来,下属注视他片刻后,若无其事地对他说:「部长,关于那件案子……」

  「他们为什幺完全不提头髮的事?如果他们提起,我也可以轻鬆地问他们:『对啊,你们之前就知道了吗?』」他为此陷入了苦闷。

  整个办公室的气氛都很不自然,直到下午的时候,一位来自关西的客户上门,一看到他的脑袋,就大叫着:「你怎幺了?终于决定公开了吗?」办公室的气氛一下子放轻鬆了。

  「就是嘛,我就是希望有人说这句话啊!」所以,他非常感谢关西的「吐槽文化」。

  这位部长先生在南方岛屿度假时,终于能够静下心来好好思考。

  在此之前,他整天担心别人会不会发现他戴假髮。在南方岛屿放空时,第一次思考:「对自己来说,假髮到底有什幺意义?」虽然每个人得出的结论各不相同,但一个人静静思考非常重要。

  任何人都不会觉得这种情况「很孤独,所以很丢脸」。每个人都必须定期让自己面对孤独,面对自我。

  这与道德无关,而是一种生活智慧。

  如此一来,生活就会变得很轻鬆。

(本文为《孤独与不安:「一个人也没关係」的练习课》部分书摘)

一个人吃饭并不丢脸:《孤独与不安》

书籍资讯

书名:《孤独与不安:「一个人也没关係」的练习课》 孤独と不安のレッスン

作者:鸿上尚史

出版:宝瓶文化

[TAAZE] [博客来]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