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L卫生活 >再会吧!奔腾年代:成为学校之前,揭开赛马场身世 > 正文

再会吧!奔腾年代:成为学校之前,揭开赛马场身世

再会吧!奔腾年代:成为学校之前,揭开赛马场身世

文/郑婷尹

你能想像吗?台湾以前也有赛马产业,不仅如此,赛马场后来竟被改建成学校?在日治时代,赛马在台湾可说是全民运动,当时赛马又被称为「竞马」,原是流行于欧洲上流社会的社交活动,逐渐西化的日本将赛马文化引进台湾,希望能促进马匹繁殖与品种改良,以利国防军事用途,也提升民众对马的鉴赏能力及兴趣。

吉田初三郎绘製的新竹市鸟瞰图,可见当时竞马场的位置。图片来源:国立台湾大学图书馆馆藏

台湾最早举办正式赛马活动的地方,就在台北圆山运动场(现中山足球场),1928年(昭和3年)台北武德会马术部在此举办赛马活动,并发售马票,自此之后赛马活动的举办地点扩及全台,每年依序会在台北、新竹、台中、嘉义、台南、高雄、屏东举行赛事。1931年(昭和6年)各地协会共组「台湾竞马协会」,为确立共通的规範,制定了「台湾竞马协会规约」和「竞马施行规程」。1938年(昭和13年),台湾总督府更公布「台湾竞马令」,自此之后赛马便成为合法的休闲活动,当时各地仕绅子弟纷纷开始学习骑马、甚至家中畜养马匹,赛马一度成为风靡全台的运动。

赛马热潮席捲全台之际,台湾北、中、南地区相继建立赛马场,而新竹的第一代赛马场是在1928年(昭和3年)建于十八尖山山脚赤土崎一带,也就是现在的国立新竹高商校址。新竹高商创校于1940年(昭和15年),原名「新竹州立新竹商业学校」,2000年后才改名为「国立新竹高级商业职业学校」。

第一代的赤土崎赛马场由于跑道不及1000公尺,只能当成练习场使用,无法作为公认的正式赛马场地;因此1937年(昭和12年)于新竹香山庄牛埔地区徵收、购买了四十多甲农地,并且投资二十六万圆经费,打造一座十万多坪的国际标準赛马场,其位置也就是现在的香山工业区。次年香山赛马场完工,跑道宽30公尺,长1600公尺,成为日治时期全台湾规模最大的赛马场。

1945 年美军拍摄第一代竞马场的空照图,隐约看得出当年竞马场的长椭圆形轮廓。图片来源:中央研究院人社中心GIS专题中心
新竹第一代竞马场后改建为新竹高商。摄影:董昱

赛马活动通常会在每年春、秋两季开赛,每季连续举行十天赛事。新竹的第一届春季竞马大会于1938年(昭和13年)正式展开,当地居民扶老携幼前往会场,亦有观光客自各地慕名而来,售票亭前满是引颈期盼的民众,等着入场一睹马匹奔驰的风采。日治时期曾有新竹八景之说:「东山纳凉、南寮试浴、湖畔泛舟、牛埔竞马、竹北虹桥、宫前昭旭、翠壁游春、奇峰望海。」其中「牛埔竞马」,显现出当时赛马之兴盛。

根据收录于《竹堑文献杂誌第50期》中叶锦炉先生所撰写〈新竹竞马场的故事〉一文记载,当时的赛马马票又分为入场券与彩券两种,座位也依票种区分,购买入场券的观众可以爬上以土堆和石头混合砌成的台阶,在树荫下避暑乘凉;而购买彩券和持邀请券的来宾则备受礼遇,不仅能登上三层的木造贵宾台观赛,也能于赛前参观骑士休憩室、事务所、医务室、餐厅、员工宿舍。比赛开始前,骑士会骑着代表自己编号的骏马依序出场并绕场一周,最后停在贵宾台前,等待购买彩券的来宾评估下注。一场比赛会有四匹马共同竞赛,待枪声一响,马匹奔驰的每一步都操控着观众的情绪,一心为自己属意的骏马热烈声援。

香山赛马场附近也另闢了一块约两千坪的区域作为马匹的养护所,里面有兽医室、马鞍仓库、粮草仓库,还有八栋马廄收容超过百匹马只,并且在中央设置水井作为洗马场,一旁也有以围篱做成栅栏的空地供马匹自由活动,更设有栅门连通赛马场。负责管理马匹的专业人员除了照料马儿的日常,也会牵着马群,一匹接着一匹沿周边道路绕行,活动筋骨一番再折返养护所。照顾马儿也有不少规定,养护人员未经骑士吩咐,不能擅自骑马或挂上马鞍,也不得将马儿牵入赛马场,因此才会将马匹牵至外面散步。

在赛马产业兴盛时期,也连带兴起骑马风潮。图片来源:周友达

1941年(昭和16年)太平洋战争爆发,次年香山赛马场的一百多匹马和二十多位工作人员被日本政府强制徵召至南洋战地服役,而骑士被个别徵召至各地入伍,从此赛马场解散关闭,赛马活动悄然落幕。1943年(昭和18年)日军部队陆续进驻赛马场,拆除贵宾台和马廄后将材料移作军事用途;1945年(昭和20年)随着日本政府投降,日军部队也撤出赛马场。直至1961年,新竹县政府将荒废的赛马场改编为香山工业区用地,工业区开发后拆除原有的售票亭,曾辉煌一时的赛马产业正式划下句点。

日治时期赛马场公开出售彩券供人签赌下注,为公营的赌马场,据闻有人因此沉迷于赌马而致倾家蕩产,然而以台湾现行的法律来看,赛马其实是违法的。1998年台湾颁布《动物保护法》,其中第十条法规:「对动物不得以直接、间接赌博为目的,利用动物进行竞技行为。」刑法中第二百六十六条也设立赌博罪。除了法律明文规定,站在保护动物的立场来看,赛马运动也有不少争议。目前在台湾,除了马术运动以外,骑马主要作为休闲活动,而桃园新屋更有台湾马术治疗中心,为脑性麻痺等身心障碍的孩子提供马术治疗。在这些前提之下,已消失近八十年的赛马运动是否存在合法化的必要性,以及该如何规划?甚至合法化以后能否作为经济发展方案,为台湾带来经济产值?亦或有哪些创新应用的可能?

摄于1945年的第二代新竹竞马场空照图。图片来源:中央研究院人社中心GIS专题中心
位于香山的第二代新竹竞马场,位置在今天的香山工业区。摄影:董昱

参考资料:
叶锦炉,2018,《竹堑文献杂誌第50期》-新竹竞马场的故事,新竹:新竹市文化局。
全国法规资料库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