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L卫生活 >floating [email protected]黄山 > 正文

floating [email protected]黄山

大概那晚有点郁闷独个跑去floating project坐坐,意外地成为唯一一个观众,店长问我有没有被骗的感觉,我轻轻地回了一句还好啦,其实在门打开那一刻心底里的确有这幺认为过。我点了一杯冻柠茶,负责膳食的叔叔说用来沖冻茶的茶叶不太好也不够香啊,不如转热饮好不好?再加以一个微笑,反正我没甚幺所谓就答应了,煮好我的膳食后他便先行离去,至于这个叔叔从前是干小混混还是在酒吧做混音甚幺的我都忘记了,总之幻想一下这幺温柔的人突然rock起来就很想笑。

后来我听店长表演听得有点不专注,视线开始落在灯光昏暗的数个书架上,随手挑挑,在阅读书名时很惯性地用手指碰一碰书角,指尖感到丁点尘埃,很明显店长是个不爱打扫的人。然后我继续由左扫向右方,发现了《V城》这个熟悉的名字,翻开书本极速阅览内容,果然是在大学时读过的篇章,还记得那张笔记背后是印着《韦纯在威斯堡的快乐旅程》,由于当时好喜欢这几篇文章,因此印象特别深刻,只是书名一直记不牢。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