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G生活墙 >翟神教你这样想:礼貌不是问题、分数不是标準,突破框架才能看到 > 正文

翟神教你这样想:礼貌不是问题、分数不是标準,突破框架才能看到

翟神教你这样想:礼貌不是问题、分数不是标準,突破框架才能看到

2006 年 Google 宣布在台大举徵才,在台北 101 举行的记者会上,出现了几个新脸孔:几位现役 Googler,风尘僕僕从美国山景市(Mountain View)飞来,任务是为台湾 Google 团队筛选最合适的人才。令人称羡的工作、掌握着科技脉动,举手投足之间,彷彿闪闪发光。那时,可能就连他们也没想过,几年后,自己竟也会随着 Google 在台湾扩张的脚步,成为媒体追逐的焦点。

其中有一位平台部主任工程师尤其热门,他是台湾第一位跳级生、号称 Google 第一位硬体工程师,为 Google 设计出新式省电伺服器的资深华人工程师,而他是──翟本乔。

可能是碍于 Google 的媒体发言规範,不能过于仔细地说明自己负责的工作[注],当时的翟本乔,面对媒体虽然态度自信、无话不谈,但也有点神秘。聊起自己参与核三厂人员辐射管理系统,及台南市交通号誌系统时,他轻描淡写地彷彿那是个再平凡不过的案子;那种淡定对比着听者的惊讶,巨大的反差形成了一种无形的距离,似乎也预示了他日后的翟神之路。就是在那段时间,埋下他日后回台发展的伏笔……。

2006 年后,翟本乔不时回台,参与 Google 台湾团队的建立。一次前往台大演讲的路上,工程师前辈沈修平的一席话,深深启发了翟本乔。

沈修平说,唐僧去了天竺,不是自己把经书读完、成佛就满足了,他还千辛万苦把经书运回中土,翻译后广传、造福大众。他认为,自己赴美工作二十年,也终于取得了一部值得带回台湾的经典,而那就是 Google 的企业文化。

「这让我很感动,我们回来的任务不是来炫耀 Google 有多好,不是来开一个研发中心帮 Google 吸收台湾的人才;而是怎幺样把 Google 这些我们觉得很好的企业文化,推广到台湾的产业界,让大家知道说这其实是做得到的。」翟本乔说。

几年后,两人终于实践了取经回台的理想,沈修平回到家乡投入行动浏览器云端浏览器技术研发,而翟本乔也带着自己在云端运算的经验,为台达电从无到有打造了云端运算团队。在董事长郑崇华退休后,他与团队进而将研发成果买下,成立现在的和沛科技。

除了要将 Google 最为人津津乐道的福利概念带入台湾,让同仁可以无后顾之忧地工作外,翟本乔也在自己的团队里,实践 Google 哲学。

「其实 Google 的概念很简单,就是将相本无种,男儿当自强。你觉得别人怎幺样,有本领你做啊,我不限制你就好了……,把这些限制解除掉之后,就没有藉口了。我公司裏面也是一样,就是开放。……你份内的工作做好之后,你想多做什幺随便你。然后你多做了很多,那个位置就变成你的。」

他不否认,Google 的确有其幸运之处,搜寻广告上的迅速获利,让它有足够资源往其他领域研发,但其之所以成为今日的 Google,主要还是与领导团队的态度有关。

「它允许所有的研发人员去想别的东西、做别的东西、扩大它整个市场面。而台湾的产业这一点是比较需要突破的;常常做得好就拼命做那一块,而觉得做其它事情都是在浪费时间,我觉得这是他们心态上最需要打破的一个框架。」

对翟本乔来说,改变无涉资源多寡,也与赚钱没有直接关连,关键不过就是「态度」。没有什幺事情是不能做的,也没有什幺框架是无法打破的;而这也正呼应了他的新书《创新是一种态度》中,不停重申的「突破框架」概念。

无论是云端运算的本行、演讲,还是各种公务体系的交流活动,翟本乔总把突破框架挂在嘴上。这是他思考的习惯,因为框架其实无所不在:「每个地方都有它自己的框架,有自己的传统、历史、习惯等等的限制。」他说;而如何突破框架,其实也很简单,就是不停的挑战「Why not?(为何不?)」。

「任何一件事情都去问为什幺要这样做,然后当一个想法被阻止的时候,你要去问为什幺不行?」

他以日前跟设计师朋友在网路上的讨论举例:日前有个政府网站打算以竞赛方式引进民间创意。翟本乔的设计师朋友认为,这不过是另一个老套的官网竞赛,一样只能做死板的网站规划;但翟本乔却不这幺看。

「我说不会啊,这个完全没有开规格啊,所以什幺都可以做啊。」从这个案例来看,如果认为别人必然不会接受自己的创意,那幺,会不会这样的心态也是一种无形的框架?

注:Google 2009年才正式对外公开翟本乔参与设计的伺服器。


相关阅读